国际金融危机所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将原先的全球经济模式打破。随着在金融危机中欧美经济体陷入深度衰退,全球经济开始进入了一个后全球化时代,不少国家对大国经济的依赖性正在减弱,逐渐出现了“脱钩”现象。各个经济体都在试转型,寻找自己的经济增长点。国与国之间经济运行的不同步性,必然会导致政策层面的不同步。

  记者莫莉在全球经济复苏疲弱、欧洲债务危机阴霾难消的大背景下,全球货币政策格局正出现明显差异。北京时间6月10日公布议息结果的5家央行在加息上再现分化之势:巴西央行大幅加息75个基点,新西兰央行温和加息25个基点,而韩国央行、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则继续按兵不动。10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在后全球化时代,全球货币政策分化将会成为一种常态,未来的全球货币政策格局将变得更加复杂。由于受到欧美主要经济体宽松货币政策的干扰,中小型发展中经济体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可能会更多。

  最新经济数据显示,在内需上升的推动下,巴西2010年一季度GDP增长高达9%,创下15年来最大增幅。但在经济强劲增长的同时,巴西通胀压力也在加大。自年初以来,巴西通胀指标始终处在政府确定的4.5%的目标范围之上。为抑制通胀,巴西央行曾在4月实行了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加息,但经济学家认为,考虑到巴西经济加速复苏,尽管巴西5月通胀率已从4月的5.26%下滑至5.22%,但政府在控制通胀方面决不能“手软”。10日巴西央行在会后声明中也强调,连续第二次、且75个基点的加息将有助于控制通胀。

  与巴西状况略微相似,新西兰央行对本国通胀状况也颇为关注。新西兰央行预计本国通胀可能会在明年升至5.3%。“潜在的通胀压力可能会上升,”新西兰央行在会后声明中表示,考虑到当前的低利率,逐步撤出刺激政策是恰当的。10日新西兰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这是其3年来的首次加息。分析人士表示,这说明对于新西兰央行来说,相比新西兰元升值,通胀加速对经济增长所带来的伤害将更大。不过,新西兰央行能迈出加息的第一步,显然也得到了本国经济基本面的支撑。新西兰央行预计,在截至2011年3月31日的2010财年,新西兰

  GDP年同比增长将达到3.8%。相比巴西和新西兰,尽管韩国在经济复苏方面表现也不错,但韩国央行在加息问题上仍未下定决心。最新数据显示,韩国2010年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2.1%,超出市场的预期。在经济复苏的推动下,韩国5月失业率从4月的3.7%下降至3.2%,为自2008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韩国央行预计2010年本国GDP增长将达到5%。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经济复苏数据抢眼,但考虑到欧洲债务危机前景的不确定性,对出口依赖程度较大的韩国选择了观望。

  与巴西、新西兰和韩国不同,深陷欧洲债务危机的欧洲央行几乎没有任何加息的理由。一方面,尽管欧元下滑推动了德国等欧洲大国出口复苏,但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长前景依然低迷。另一方面,虽然欧元区通胀压力有所增强,但5月CPI仍然处于欧洲央行预定的2%的目标范围之内。与欧洲央行处境相似,尽管英国通胀水平已超出政府预定目标,但严峻的财政赤字状况也令英国央行难以在货币政策上有所作为。

  “在后全球化时代,全球货币政策分化将成为一种常态,全球货币政策格局也将日益复杂,”曾刚表示,国际金融危机所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将原先的全球经济模式打破。近10年来,全球化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在这种格局之下,国与国之间相互依赖程度较高,导致各国经济运行以及货币政策较为同步。然而,随着在金融危机中欧美经济体陷入深度衰退,全球经济开始进入了一个后全球化时代,不少国家对大国经济的依赖性正在减弱,逐渐出现了“脱钩”现象。各个经济体都在试转型,寻找自己的经济增长点。国与国之间经济运行的不同步性,必然会导致政策层面的不同步。如欧美经济复苏力度依然疲弱,而欧洲还存在着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难言加息;但一些资源型经济体以及受到金融危机影响较小的经济体,经济复苏速度快,国内通胀压力增大,就不得不寻求加息来应对。此外,一些经济仍未脱离衰退境地的国家,依旧只能通过继续降息来刺激经济。

  “从未来看,中小型发展中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面临更多挑战,”曾刚表示。他认为,巴西和新西兰等经济体大多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当前的经济基本面较好,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都推行宽松货币政策会给这些国家非常大的压力,将促使他们不断紧缩货币政策。然而,正是因为这些国家的外部环境是宽松的,而自身又不足以影响整个世界,这些国家紧缩政策能有多大成效现在还很难判断,这也造成这些国家在货币政策决策上面临更多挑战。(莫莉)